熱詞:建材展會 綠色建材庫
當前位置: 首頁 > 行業新聞 > 轉型升級關鍵是找到適合自己的路

轉型升級關鍵是找到適合自己的路

發布時間:2015/10/14 8:31:00 來源:

  經濟發展出現分化,成為經濟新常態的又一個明顯特征,背后的因素是產業結構的優劣及其調整。筆者最近調研發現,產業轉型升級已經成為基層政府的共識,但路子怎么走,又該注意些什么,一些地方似乎還在摸著石頭過河,這是一個值得重視和研究的問題。

  情況不同路子就不同

  地方產業基礎和要素稟賦結構不同,產業轉型升級就應該遵循不同的路徑,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產業多樣化。對于產業單一的地方,要盡早謀劃產業的接續和新興產業培育問題,增強經濟發展的可持續性,避免“在一棵樹上吊死”。許多資源型地區和城市,資源一滯銷,經濟立馬陷入困境,值得警醒。中東的迪拜是產業多樣化的成功典范,本可以靠石油吃飯,卻大力發展貿易和旅游業,一躍成為中東經濟中心。遂寧是產業多樣化的身邊榜樣,這幾年無中生有發展物流業、電子信息業、天然氣開采業,今年上半年經濟增速全省第一。

  產業高端化。對于具有一定產業基礎,又處于產業鏈中低端的地區,則應循著“微笑曲線”向兩端延伸——上游端的零件、材料、設備及研發,下游市場端的銷售、傳播、網絡及品牌。這幾年我省電子信息制造業和汽車產業快速崛起,但扮演的角色主要還是代工組裝基地。我們應該做的,一方面保持政策優勢、爭取更多訂單、利用并放大現有產能,另一方面則是大力發展工業設計、關鍵零部件,引入營銷、結算、體驗中心等。對四川經濟來說,真正具有戰略突圍意義的,還是“五大高端成長型產業”和“五大新興先導型服務業”。

  產業集群化。對于產業基礎好,又有龍頭企業帶動的,則應圍繞這些大集團大企業,推進生產專業化,提高產業配套率,延伸產業鏈條,推動跨界協作,實現產業的集中融合發展,降低生產成本和交換成本,獲取規模效益,提高產業競爭力。長虹是我省為數不多的行業龍頭企業,在2014年全國電子信息百強企業榜名列第7,僅在綿陽為長虹配套的企業就有200余家,形成了一個較大產業集群,長虹集團加配套企業的工業總產值占綿陽規上工業總產值的37%,成為綿陽市名副其實的支柱產業。重慶市今年電子信息和汽車產業逆勢增長,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產業本地配套率高。

  產業高效化。對于傳統產業占比較大的地方,在注意淘汰落后產能、化解過剩產能的基礎上,要把精力放到提高傳統產業質量和效益上來。只要能賺錢的產業就是好產業,經濟發展的本質是為了積累社會財富而不是為了看上去“高大上”。新西蘭沒有發達的現代工業,但其乳制品出口占世界乳制品貿易的三分之一,照樣經濟繁榮,發達富裕。今年6月,浙江省政府出臺《關于加快發展時尚產業的指導意見》,目的是提高傳統產業的品牌知名度、美譽度和附加值,奢侈品牌的吸金能力是有目共睹的。有的傳統而古老的行業含金量極高,只要抓住質量和品牌這兩個重點,還是大有文章可做的。

  產業高級化。對所有地方來說,產業結構的高級化是指從農業到工業到服務業為主的漸次變化的過程。值得注意的是,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后,美國將危機歸咎于過去十多年“去工業化”導致的產業結構空洞化和虛擬經濟泡沫化。于是“再工業化”成為了美國政府的一項國家戰略,其它西方發達國家也紛紛跟進,發展實體經濟再度成為世界潮流。對一國一省來說,產業結構高級化是努力方向,再往下就很難講是絕對真理了,不應該盲目追求所謂的“三二一”比例變化。只要符合主體功能區規劃,宜農則農、宜工則工、宜商則商、宜旅則旅,農業、商貿、旅游,再加以現代業態引入和改造,照樣可以富裕一方百姓。

  前提是要素稟賦結構升級

  一般認為,一個地方最優產業結構取決于它所擁有的資本、勞動力、自然資源等生產要素的相對豐裕程度,以及用來生產此種要素密集型產品的情況。

  產業升級的依據是要素稟賦結構。如果礦產資源豐富,就可以發展資源密集型產業;如果勞動年齡人口眾多,就可以發展勞動密集型產業;如果處于交通要沖,就可以發展商貿物流業。只有優先發展這些具有相對比較優勢的產業,人才資本、社會資本、政府稅收的積累才會更快更多,以資本為核心的要素稟賦結構升級才會就此展開。看不到軟硬件基礎設施的落后,不顧資本、人才等要素的缺乏,直接發展先進的資本密集型、科技密集型產業,已經在不少國家和地區被證明是“花錢賺吆喝”。

  要素稟賦的內涵外延正在變化。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生產要素不只是傳統概念中的人財物水電氣了,基礎設施、區位條件、制度政策同樣對產業發展有著重大影響,也被視作現代生產要素。尤其在互聯網時代,還需要把信息和數據當作最重要的生產要素,把信息基礎設施視為最重要的基礎設施。需要指出的是,在全國資源要素自由流動的條件下,地方經濟發展很多時候不在于這個地方有無資源,而在于這個地方有無聚集整合資源要素的能力。改革開放之初,廣東、江蘇、浙江的經濟總量不及四川,也并非資源富集之地,但占得國家改革開放先機,境外資本蜂擁而至,對全國的資源要素也產生了強大的虹吸效應。“孔雀東南飛”的根源,還是其要素稟賦結構中“政策和資本”這兩個重要生產要素不斷凸顯和升級。

  市場容量和技術走向也是考量因素。中國社科院認為,全國24個工業大類中有21個存在嚴重產能過剩,這就是當前工業投資不振的根本原因。也要看到,即使是過剩產業,市場上仍然存在結構性機會。比如,今年以來我國汽車產業普遍下滑,但SUV的銷量卻一路走高,自主品牌借以成功上位。傳統商業普遍下滑,但電子商務卻高歌猛進。全國高新技術產業增長快于傳統產業,說明高新技術不但會搶占傳統市場,還會創造新的市場需求。而技術的變遷,往往會上演一幕幕產業和企業的興衰沉浮。產業轉型升級,必須緊跟科技革命的浪潮,技術路線一定要正確,否則越努力越失敗。

  政府必須主動作為

  我們現在看政府作用,一看政府工作本身,二看政府是否通過全面深化改革,真正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看價格是否扭曲、競爭是否充分、供求是否正常、風險是否可控。正確運用市場機制解決發展問題,是有為政府最顯著的標志。

  整合資源配置到目標產業上去。確定了轉型升級、優先發展的目標產業,政府就應該整合手中資源持續投入。這還意味著,政府也要敢于把資源要素從落后產能和過剩產能中抽離出來。在當前財政減收、地方政府性債務高企的情況下,整合、盤活、用好政府性資源就顯得非常重要。

  解決好信息、協調、創新和外部性問題。關于產業信息問題,可以購買服務或由相關部門、行業、智庫出面,分行業召集并相對固定一批專家、企業家、理論工作者,一個行業一個行業建立務虛機制,長期跟蹤、定期評估具體產業的市場走向、技術走向、發展趨勢等,作為公共知識讓企業分享,既讓企業跟得上產業發展的潮流和方向,又減少決策失誤帶來的財富浪費。關于同一產業不同企業的關聯投資協調問題,政府要按照集群成鏈的要求加大協調、科學布局,注意拾遺補缺,防止重復低效。關于創新,要按照習近平總書記“圍繞產業鏈部署創新鏈,圍繞創新鏈完善資金鏈”的要求,把推動創新驅動戰略與產業轉型升級有機結合起來。關于外部性問題,產業轉型升級往往都發端于個別先驅企業,“吃螃蟹者”的成功與失敗,都會帶來有價值的信息外部性,成為其它企業跟進或者轉向的有益參考。政府對這樣的先驅企業進行補償,是必要的,也是國際慣例。

  改善基礎設施。基礎設施是產業發展的一個緊約束。上世紀三十年代,美國著名的“羅斯福新政”,很重要的一條就是政府主導的大規模基礎設施建設,既有效應對大蕭條,又為后期美國經濟大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現在,中國很多地方的基礎設施不輸歐美發達國家,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又在不斷現代化,這將是國家競爭力的根本保證。就四川來說,只要我們堅定不移開辟更多國際航線和出川通道,建設好綜合交通運輸體系,同時加大制度、法規、誠信體系等軟件基礎設施建設,產業轉型升級的贏面就會更大,四川在全國乃至全球產業分工中的地位就會逐步提高。

亿客隆彩票